冯不言的最后一次等待
2014/3/6 21:20:23

冯不言的最后一次等待

 作者:顾晓海


“ 如果这次失败,那就是这一生的最后一次等待 ”


偌大的食堂,坐满了学生家长。


伴随着嘈杂,冯不言坐在这些家长中间,毫无违和感。


因为大家都在等人,也等待着一个结果。


家长们在等孩子从考场出来,冯不言在等“她”出现。


有生之年,这样的等待,冯不言只有两次。

(海崖文学网:www.haiyawenxue.com)


上一次,还是在19岁的时候。那是他的第二次高考后,填报志愿的当天。


这一次的等待,是在今年的学生高考的最后一天。


上一次,他进不到初恋女友的学校,只好坐在校门口对面的石阶上,坐在周围停满了自行车的车丛里。


这一次,冯不言进到了学校,却不知到“她”在哪里。而他的手上,拿着她喜欢的小吃,此时小吃的冰袋已经化成了水。


上一次,冯不言从远区到市区,坐绿皮火车。


这一次,是从一个城市到另一个城市,乘高铁。

(散文精选www.haiyawenxue.com)


同样的是,两次都要早早起床,趁着天还没亮。


不同的是,上一次,冯不言还不懂得带礼物;这一次,礼物于前一晚就已准备好,为此他走了很远的路。


上一次,9点不到,他远远望见扎着马尾辫的初恋骑车到校门口。他立即喊出初恋的名字。


初恋一愣,立即说:“我们马上开班会,别等我了。”然后转身进了学校。


他只好再次回到校门口对面的石阶上,在自行车丛里坐下来。


冯不言回忆着初恋写给我的信:“......你的歌声真好听,希望以后能常听到......”“......还有一个月就要高考了,可是我一道题也做不下去,都是因为你......”“......我要和你分手......”


终于等到班会结束,学生们鱼贯而出,却不见初恋的影子。


他只好继续等着,四周无声,寂寞无聊,20分钟如同2个小时一般漫长。


终于,初恋独自推着单车,从学校里面出来,在校门口停下来,左右张望,发现无人,然后出了校门,准备骑车离开。


冯不言立即再次迎上前去,送上关切的问候。


在得知初恋的考分和填报的志愿后,冯不言吃了一惊,那高分已经高出他整整一个档次,看来想报考同样的学校,已全无可能。


“我得走了,同学们约了集体吃饭。”初恋面带难色。


冯不言只好将考一个学校的话生生咽回肚子里,报以礼貌地点头。虽然心里一百个不甘心,却也只能站在原地,望着初恋骑车远去,甩下一声“再见”,和那甩来甩去的马尾辫。


那骑车远去的背影,一直留在记忆里。


“一个叫木头,哦,一个叫马尾......”


今天这段记忆又不觉冒出来,应了那句歌词“人是复数,心是单数。”


冯不言和她是网恋。在一大把年纪的时候,网恋。


区别于上一次因高考而分手,这一次,是在聊天“考试”中,冯不言不幸挂了科。于是赶来赔罪、补考。


对于被拉黑,他原以为这不过是小孩子耍脾气的普遍操作。


因为这已经不是第一次被拉黑。


以往拉黑基本是2-3天就会有一次。


毕竟还有电话号码,热线哄一哄就好了。


冯不言担心她不接自己的电话,于是借了好心路人的手机,并拨通:


“你好。”


“哪位呀?”


“是我,冯不言,现在你的学校门口。”


她果断地挂了电话。


他于是用自己的电话拨过去,提示无法接通;再拨,提示关机。


冯不言在原地徘徊了一阵,还是决定在校园里转转,说不定就能遇见呢!


学校依山而建。向里走,便是一路上坡。他的目标是:教师公寓。


在校园里兜兜转转一个多小时,竟没能找到教师公寓,期间几次拨打电话,依然是关机状态。


冯不言只好决定,找个地方坐下歇歇,继续等待。


远远地,他望见一幢裙楼上有一家咖啡厅,爬上去之后却遇到了铁将军把门。他只得退下来,走进早已成了家长丛林的食堂。


食堂的馄饨很咸。咸得他中午习惯性的瞌睡都没敢出现,咸得他又想起和她说的那些话:


“我把你拉黑了你知道吗?”她说。


“我知道。”


“看你下回还惹我生气不?哼!”


“我认错。”其实他并不太清楚自己有什么错。


“我要是一直把你关小黑屋呢?”


“那我就去找你。”他想这也许是小女生的调皮,但他更害怕对方任性动真格的不理自己。


“你又不知道我住哪里。”


“那我就在你们的高铁站附近找个咖啡厅,在里面等你,一直等到末班车再回去。”


“你要是来了,就别想回去。哼!”


如今,他来了,却和她失联了。


冯不言想起她的歌声。


对于自己歌声的自信,是从听到她的歌声时,开始消散的。


那是有治愈功能的歌声,他已习惯听着这歌声入睡。他喜欢她的歌声,不染一丝尘烟。


冯不言无数次预想着与她的见面,或拘谨、或热烈,而这次,他必须要紧紧拥抱她。他想让她知道,他很喜欢她。


周围噪杂,家长们三三两两在谈论着什么,或以掩盖自己内心的忐忑。


冯不言便借着这嘈杂,将自己隐匿起来,生怕别人看出他的等待、他的忐忑。


“你知道自己的天命吗?”她问。

本站小说摘自网络.版权归作者所有Copyright © 友情链接: 181分类信息网2020-2021 西安志宏博客网联系QQ:309084306,231783878